我已炸成一朵烟花!

只为看文~
峰霆不逆不拆~
水仙基本只看bill.ben~
坚决不看有杨洋的=_=

想要你 (三)


今天是陈霆来做产检的日子,张晓波自然侍奉左右。细长的走廊里全是孕妇,也有几个少见的孕夫,多数都是有人陪着的,像张晓波这般,胸前挂着一个大包,鼓鼓囊囊的,看起来也像一个孕夫。

陈霆坐得久了不舒服,想起来活动活动,孩子约莫有34周了,肚子已经明显的鼓胀起来,他不得不在起身的时候还要用手微微托着自己身前的这个球。张晓波的眼珠子是恨不能黏在陈霆身上的,所以当看到陈霆把腿往里收一点的时候,他就知道陈霆想起身,赶忙伸手去扶着。

两人在稍显拥挤的走廊里来回走了不到两圈,护士就在门口嚷着陈霆的名字了。医生是个临近退休的老大夫,眼角的鱼尾纹都能夹死一排的苍蝇了,可脸色却红润得如同十几二十的小伙儿。此时,他正一板一眼地给陈霆念着超声波检查的结果,“孩子发育的特别的好,预估计出生的时候能长到3.5公斤,绝对是个白胖小子,只不过...”老大夫停顿不过一秒钟,神色严肃地看向陈霆,“将来肯定是个捣蛋鬼,刚刚给他做检查,他还踢了我一脚!”吹胡子瞪眼的模样反而像个被抢了糖的孩子。

张晓波的手从进门开始就一直都和陈霆的相扣着,老大夫转折时,他明显感受到了陈霆的手都攥紧了些。

“对,这小兔崽子忒能折腾了,等他出来我一定好好教育他。”张晓波俯下身,耳朵紧贴陈霆的肚皮,对着自己还未出世的孩子进行恐吓。

陈霆揪起张晓波的耳朵,气势如虹,仿佛还是当年那个叱咤港城的黑帮大佬,但眉眼却是舒展的,“你想怎么教育我儿子,嗯?”

张晓波拉下陈霆的手放在嘴边轻啄,黑棕色的瞳孔里只倒映出陈霆的脸,“是我们的儿子。”并不意外看到陈霆泛红的脸颊,他的媳妇儿脸皮还是那么薄。

回家的路上,他们还顺道去了趟“公司”,社团的内务现在主要是由阿祥管理,对外的交涉则是由张晓波负责。阿祥是陈霆多年的兄弟,暴躁却耿直忠心,对内吓唬吓唬小弟是绰绰有余的。张晓波虽然看起来似个细皮嫩肉的小白脸,实则却是城府极深的笑面虎,让他去和那些商户“谈生意”几乎都能扒下人家一层皮来,还不敢有怨言的。

社团一切正常,其实也是,有阿祥和张晓波两人操持当然不能出些什么乱子,只是陈霆实在是在家里待得无聊了,寻个借口出来逛逛罢了。在办公室里转了几圈,都只是些鸡毛蒜皮的琐事,陈霆依然没有找到什么能消遣的事可做,只能与跟自己同坐在沙发上的张晓波干瞪眼,看着张晓波一副“你看你老公我就是这么牛逼,事务早就做完了,你快夸我啊”的样子,还总有不同的人时不时地敲门进来询问需不需要水和茶点之类的,这样一看反而好像是自己被消遣了。



张晓波在陈霆这儿住了有大半个月了,基本都待在屋里不出门,过着饭来张口衣来伸手的少爷生活。陈霆心甘情愿的服侍着,也不见有撵人走的意思。

金黄色的鸡汤在锅里翻滚沸腾,诱人的香气扑鼻而来,充斥着不大的房子,飘到了懒散躺在沙发上的人的鼻尖。张晓波觉着陈霆都能把港式十八汤给整全乎儿了,之前掉的肉又被这些十全大补汤给填满了去,自己现在相比在京城当小少爷的时候竟还要圆润一些。

陈霆回港之后,便借着六爷的势力,把社团里那帮老不死的都解决了。六爷的手确实不能伸这么长,也道强龙不压地头蛇,可,这条地头蛇实则早换了人,所以一切都进行得很顺利,手下小弟们更是没有任何异议。只是陈霆修养了那么久,重掌社团之后亟待处理的事务并不少,可他却坚持每天最晚不过8点就要回家,还曾被阿祥调笑过是否金屋藏娇,但他也只是笑笑不回话。因为,陈霆其实并没有告诉任何人,张晓波在他家,包括六爷。

两人在家很少交流,话题一般都是张晓波在点下一顿的菜品,陈霆点头应是。就像现在,张晓波一边玩着手机,一边吃饭,不需要看自己往嘴里塞的是什么玩意儿,因为碗里的菜都是陈霆给他夹的,他的喜好,陈霆一直都没记错过。不过,今晚有些不同,张晓波已经对着手机笑了好一会儿了。

一块酸甜酥脆的糖醋排骨才让张晓波的注意从手机移至陈霆脸上,张晓波喜爱辛辣,陈霆却偏好甜腻,口中酸甜的味道明显不是张晓波的爱吃的。坐对面的陈霆依然面无表情,看不出来有什么情绪,张晓波却知道鱼儿已经上钩了,他听到陈霆说,“好好吃饭”。放下手机,顺便按灭了屏幕,张晓波开始老老实实地吃饭。

待陈霆收拾好了碗筷,张晓波便从陈霆的衣柜里随手拿了一件西装,“我今晚不回来了。”说完头也不回地开门走了。

还是...留不住吗?陈霆望着已经合上的老旧铁门,他只来得及看到张晓波的背影,自己那件暗红色的西装衬得张晓波的脖颈露出的那截皮肤更为白皙诱人,宽肩窄腰的真是天生的衣服架子,但最终那背影还是离弃了自己这一室光亮,跑到了门外的黑夜里。桌子上放着陈霆给张晓波配的备用钥匙,才配的钥匙还比较新亮,反着的光刺入陈霆的眼睛。

陈霆赶来的时候张晓波已经醉倒在吧台了,他径直走到张晓波身边,也不看还黏腻在他身上的女人,拉起人的手往自己脖子上一搭,架着人就要走。女人当然是不乐意的,出来约..炮居然能钓到一个这么帅的,而且还纯情得很,没喝两杯就醉了,任谁都不会想错过的。硬扯着张晓波的手臂,抬眼想蹬另一边的男人,却生生被这人吓到了,那人一身戾气,充血浑浊的眼睛看起来像是刚从一场杀戮中走来,不需一词,女人已经颤抖着放开了手,瘫软在地上。

“我带你回家。”


大概四或五就完结了~

评论
热度(22)
© 我已炸成一朵烟花! | Powered by LOFTER